你的位置:首页 > 

2020-01-20

独家报道:  杨逸很想问你们都明白什么了!  “考虑什么?”第510章 存在感  麦克唐纳叹了口气,道:“我看你是个很有礼貌的年轻人,我喜欢有礼貌懂规矩的年轻人,所以我就答应了你的请求,不过现在看来我刚才的举动有些太轻佻了,所以我现在决定不去了,你说什么我都不去,至少,让我考虑三天时间吧。”  杨逸咽了口唾沫,然后他连忙摇头道:“没什么,那么您什么时候可以跟我们走呢?”  “现在吧,如果你们很着急的话。”  其实杨逸根本就没指望麦克唐纳会答应,所以他是照着绑架麦克唐纳来的。  其实杨逸根本就没指望麦克唐纳会答应,所以他是照着绑架麦克唐纳来的。  麦克唐纳又坐了下去,然后他微笑道:“我们再来一次好了,你刚才问我什么?”第510章 存在感  幸福来得太突然,让杨逸总觉得正在发生的事情充满了不真实的感觉。  麦克唐纳叹了口气,道:“我看你是个很有礼貌的年轻人,我喜欢有礼貌懂规矩的年轻人,所以我就答应了你的请求,不过现在看来我刚才的举动有些太轻佻了,所以我现在决定不去了,你说什么我都不去,至少,让我考虑三天时间吧。”  麦克唐纳笑了笑,道:“该报出你们的身份了,军情五处?军情六处?”  其实杨逸根本就没指望麦克唐纳会答应,所以他是照着绑架麦克唐纳来的。  杨逸苦笑道:“您不按套路来啊,奎恩先生。”  麦克唐纳叹了口气,道:“我看你是个很有礼貌的年轻人,我喜欢有礼貌懂规矩的年轻人,所以我就答应了你的请求,不过现在看来我刚才的举动有些太轻佻了,所以我现在决定不去了,你说什么我都不去,至少,让我考虑三天时间吧。”  是陷阱?是阴谋?是心血来潮,只是开个玩笑?是麦克唐纳觉得有危险所以假装答应然后寻机逃跑?  “呃,您愿意帮我们……”

独家报道:  安东突然拔出了手枪,顶住了麦克唐纳的脑袋,沉声道:“跟我们走,否则打爆你的头。”  麦克唐纳把头扭到了一边,就在这时,安东突然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第510章 存在感  麦克唐纳点头道:“嗯,然后呢?”  杨逸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其实事情的进展比他预料的要顺利,因为他觉得一个退休的老人或许会非常排斥被麻烦找上门,所以会先试图否认自己的身份,而麦克唐纳直接就承认了自己的身份,反而让杨逸准备的说辞没用了。  杨逸有些魂不守舍的站了起来,他为自己的表现感到羞愧,终究还是经的事儿少啊,做的预案全是照着不顺利的方式来的,结果事情进展太顺利了,反而不知道怎么办了。  杨逸咽了口唾沫,然后他连忙摇头道:“没什么,那么您什么时候可以跟我们走呢?”  麦克唐纳想了想,然后他点头道:“好啊,我可以去。”  杨逸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其实事情的进展比他预料的要顺利,因为他觉得一个退休的老人或许会非常排斥被麻烦找上门,所以会先试图否认自己的身份,而麦克唐纳直接就承认了自己的身份,反而让杨逸准备的说辞没用了。  麦克唐纳终于有些诧异了,他低声道:“我以为只有军情五处和军情六处才知道我在这里的。”  麦克唐纳叹了口气,道:“我看你是个很有礼貌的年轻人,我喜欢有礼貌懂规矩的年轻人,所以我就答应了你的请求,不过现在看来我刚才的举动有些太轻佻了,所以我现在决定不去了,你说什么我都不去,至少,让我考虑三天时间吧。”  麦克唐纳又坐了下去,然后他微笑道:“我们再来一次好了,你刚才问我什么?”  “考虑什么?”  麦克唐纳完全不按照杨逸设想的剧本来,可是他总不能说要不我们还是再来一遍好了。  麦克唐纳完全不按照杨逸设想的剧本来,可是他总不能说要不我们还是再来一遍好了。

独家报道:  杨逸有些魂不守舍的站了起来,他为自己的表现感到羞愧,终究还是经的事儿少啊,做的预案全是照着不顺利的方式来的,结果事情进展太顺利了,反而不知道怎么办了。  麦克唐纳等了等,发现杨逸没有继续往下说后,他点了点头,道:“嗯,我听着呢。”  杨逸有些傻眼了,他很想给自己来一巴掌,于是他讪讪的道:“可是时间真的很紧张啊。”  “哪有!怎么可能!”  麦克唐纳摸了摸下巴,道:“去哪儿,炸开什么?”  “罗马,炸开一堵地下室的墙,承重墙,很厚,钢筋混凝土结构的。”  杨逸有些傻眼了,他很想给自己来一巴掌,于是他讪讪的道:“可是时间真的很紧张啊。”  杨逸赶紧道:“不不,我只是有些幸福来得太突然的感觉,奎恩先生,我们还是赶快走吧,时间紧迫。”  略过了准备好的说辞,杨逸低声道:“我想请您做一件事。”  杨逸很想问你们都明白什么了!  麦克唐纳完全不按照杨逸设想的剧本来,可是他总不能说要不我们还是再来一遍好了。  “呃,没有然后了,就是请您炸开一道墙,或许,或许还需要您帮忙炸开一个保险柜,没有其他事了,另外我可以付给您一笔钱,您开价。”  “罗马,炸开一堵地下室的墙,承重墙,很厚,钢筋混凝土结构的。”  杨逸傻乎乎的道:“法克!”  “什么?”  “不愿意!”  麦克唐纳想了想,然后他点头道:“好啊,我可以去。”  杨逸准备好的又一套说辞没用了,想了想什么已经可以舍弃之后,他沉声道:“我想请您帮忙炸出一道门来。”
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